日前,南都湾财社记者获悉,印度执法局(ED)以打击金融犯罪为由拘捕多名vivo印度公司高管,有消息称,被捕高管包括vivo印度临时首席执行官Hong Xuquan(英文名Terry)、首席财务官Harinder Dahiya和顾问Hemant Munjal。

  vivo方面发言人对此表示“深感震惊”,并指出“最近的逮捕行动表明骚扰行为仍在继续,给整个行业带来不确定性。我们将坚决利用一切法律途径来解决和挑战这些指控。”

  南都湾财社记者注意到,这并非印度方面首次对vivo“发难”,而在此之外,中国智能手机厂商中包括华为、OPPO、中兴、小米等在内均曾受到过印度方面调查,业内分析认为,这或许与中国厂商近年积极“出海”印度,并且在印度市场发展突飞猛进有关。

  印度方面以打击金融犯罪名义逮捕vivo员工

  近日,据外媒报道,印度当局以打击金融犯罪名义,逮捕中国手机制造商vivo公司的两名印度分公司职员。12月23日,据直接参与案件的消息人士披露,被捕的vivo印度分公司高管已于当天被带到新德里的一家法院,随后被送往执法局关押。

  同日,印度报业托拉斯(PTI)引述消息人士的话称,被捕的是vivo印度分公司的中国籍临时首席执行官Hong Xuquan(英文名Terry)、首席财务官Harinder Dahiya和顾问Hemant Munjal。

  vivo方面发言人就此回应南都湾财社记者,“我们对(印度)当局目前的行动深感震惊,最近的逮捕行动表明骚扰行为仍在继续,给整个行业带来不确定性。我们将坚决利用一切法律途径来解决和挑战这些指控。”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印度方面首次针对vivo“发难”。南都湾财社记者获悉,去年7月,印度执法局以洗钱嫌疑为由,突击搜查vivo及相关企业在印办公地点,在印度不同地区的 44 个地点对Vivo Mobiles India Private Ltd 及其23家关联公司(包括Grand Prospect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Pvt Ltd (GPICPL))进行了搜查。

  同时,指控vivo印度分公司“非法”向中国转移6247.6亿卢比(约合537.3亿元人民币),这占到了vivo近年在印度总营业额的一半,以逃避在印度纳税,并声称破获了一个涉及中国公民和多家印度公司的重大洗钱团伙。

  印度执法局还冻结了vivo印度公司相关的119个银行账户,总额达46.5亿卢比(约合3.9亿元人民币)。当时,vivo就此回应南都湾财社记者称,vivo正在配合印度相关部门,为他们提供所需的所有信息。作为一家负责任的企业,vivo在印度严格遵守当地的所有法律法规。

  此外, 在此之前的10月,印度执法局也曾逮捕4名行业高管,其中包括一名vivo印度分公司的中国员工Guangwen Kyang(又名 Andrew Kuang)。执法局称被捕4人涉嫌参与洗钱,但vivo当时方面否认了这一指控,并告知南都湾财社记者表示,“vivo在印度严格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我们正密切关注近期的调查事宜,并将采取所有可行的法律措施进行应对。”

  本月7日,印度执法局已根据《防止洗钱法案(PMLA)》向vivo印度提交了一份指控书。指控书指出,vivo总计通过空壳公司,非法向境外转移资产6247.6亿印度卢比(约合537.3亿元人民币,根据当前汇率,1印度卢比约合0.086元人民币)的资金,以逃避在印度纳税。

  对此,中国外交部曾表示,中国正在密切关注印度以涉嫌洗钱的案控逮捕至少四名行业高管,其中包括一名被捕者为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vivo工作的中国公民。商务部也在回复有关询问时表示,中国政府一贯要求中国企业在境外合法经营,同时支持企业维护自身权益。

  vivo此前曾积极布局印度

  公开资料显示,vivo在2014年正式进入印度市场,并在2015年响应“印度制造”的政策号召在印度建厂,厂址位于在印度北部的大诺伊达地区,且于2018年再次买地扩建工厂。

  vivo印度官网

  从vivo在印度“出海”情况来看,根据调研机构Counterpoint整理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Q4季度,印度智能手机出货总量为1.58亿部。vivo全年在印度的市场份额同比增长了132%,达到21%,超过三星的19%,成为了印度市场第二大的智能手机供应商。

  2021年,vivo在印度工厂的产能已达6000万部每年,而根据vivo印度官网发布的《2022年印度影响报告》显示,年内vivo在当地已有超过650家专卖店、650多个全资拥有的服务中心、7万个零售触点,且有大约1万名印度工人在当地的制造工厂。

  今年4月,vivo表示,到2023年底将再投资110亿卢比(约合9.4亿元人民币),扩大在印度的制造能力,预计2024年初将在大诺伊达开始生产。去年已将第一批“印度制造”智能手机运往泰国和沙特阿拉伯,有望在2023年出口超过100万部“印度制造”智能手机。

  据了解,在获得印度当局的必要许可后,vivo在大诺伊达的新制造工厂将于2024年初开始生产,未来将具备年产近1.2亿部智能手机的能力。同时,目前vivo电池的供应链有95%来自印度本地;2023年,预计显示器的当地供应链占比将达60%;2024年,预计充电器的当地供应链占比从目前的60%上升到75%。

  曾有多家国产手机品牌被调查

  南都湾财社记者梳理发现,不止vivo,包括华为、小米、中兴、OPPO在内的中国厂商均受到过印度相关部门调查,且遭到追缴税款、扣押资产、冻结银行账户等处罚。

  早在2021年,印度方面就在全国范围内突击搜查了包括小米、OPPO和vivo在内的多家中国智能手机公司及其分销商和相关联营公司的经营场所,随后声称发现了价值超过650 亿卢比(约合56亿人民币)的涉嫌未入账收入,违反印度税法和法规。

  2022年2月,印度所得税部门突击搜查了华为,并声称发现该公司涉嫌做假账以减少在印度的应税收入。华为表示,将会与政府相关部门联系,了解详细信息,并依照相关规则、规定及程序充分配合。

  同样在去年,小米被印度财政部追缴了65.3亿卢比(约5.6亿元人民币)的税款,而在今年6月,印度执法机构又以逃税、做假账以及违反《外汇管理法》(FEMA)为由,突击搜查小米印度公司,冻结了小米555.1亿卢比(约合48亿元人民币)资金,并对小米前印度负责人 Manu Kumar Jain进行了质询。

  小米方面就此曾回应表示,“我们相信我们向银行支付的特许权使用费和报表都是合法的。主管当局对公司提出的事实和法律争论都没有得到解决,公司将继续使用一切手段保护公司的声誉、利益和利益相关者,小米印度仍然致力于与当局合作,以解决问题。”

  去年7月,印度税收情报局宣称,OPPO逃避关税近439亿卢比(约合人民币37.8亿元),且在计算进口货物的交易价值时,并未包括支付的特许权使用费,并向OPPO印度公司发出通知,要求缴纳税款。

  除此之外,印度方面还对中国智能手机企业高管国籍提出限制,据外媒报道,印度政府要求小米、OPPO、Realme和vivo等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任命印度籍人士担任首席执行官、首席运营官、首席财务官和首席技术官等关键职位。

  现实版“农夫与蛇”

  最近几年,中国的智能手机厂商一直是印度方面选择性执法、定向性干扰的重灾区。从追缴税款、突击搜查办公场所,到冻结小米48亿人民币资金,再到最近接连逮捕vivo印度分公司高管,这种种的“飞来横祸”,业内分析认为,这或许与中国厂商近年积极“出海”印度,并且在印度市场发展突飞猛进有关。近年来,随着中国智能手机品牌迅速抢占印度手机市场份额,印度方面加强了对中国企业和投资的审查。

  自中国智能手机“出海”元年2014年开始,vivo、小米等中国手机厂商相继“进军”印度,发展到2018年上半年,中国品牌在印度市场的份额已猛增至57%,占据印度半壁江山,而在排名前五的手机企业中,有4家来自中国,分别是小米、vivo、OPPO、荣耀。

  据全球权威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数据,2021年,中国手机厂商在印度的市场份额更是高达近七成。而中国手机厂商在印度市场发展的同时也带动了当地智能手机的产业链初具规模。

  事实上,随着中国手机厂商纷纷进场印度,相关产业链也随之考虑布局当地。如小米、华星光电、闻泰科技都纷纷前往印度设厂,鸿海、和硕也积极扩展印度制造的投资规模,而纬创(wistron)在2016年就布局印度,不过纬创在印度布局也不顺利,其印度工厂被传出售。

  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部长 Ashwini Vaishnaw近日发布推文,透露过去九年印度智能手机市场规模已经增加了20倍。他表示,在2014年时,印度智能手机的进口依赖度达到了78%,然而到了2023年,在印度销售的所有智能手机都是本土生产。根据报告显示,印度智能手机市场产值规模在2022-2023年间达到了3.5万亿卢比,同比增长27%。

  无疑,中国厂商出海印度,为当地产业链发展做出了不容忽视的贡献。但是这次针对中国厂商的种种行为,也似乎与印度的手机产业链崛起相关——有分析认为,正是为了进一步推动印度本土智能手机产业链的发展,新德里不惜动用司法调查等政治化手段试图恐吓、逼退中国企业。

  事实上,随着印度近年开始“针对”中国智能手机厂商后,后者市占出现一定程度下滑。根据Canalys发布的报告,今年前三个季度,在印度手机市场前五名中,除了三星,vivo、OPPO、小米、realme四个中资品牌合共的份额分别为61%、55%、58%,较之此前整体出现下降趋势。

  值得一提的是,不止中国企业,在印度市场份额前五中三星也同样被印度方面指控,今年1月,印度税收情报局指控三星对远程无线电头错误分类,试图规避172.8亿卢比(约合人民币15亿元)的进口关税。

  如今,随着地缘政治的急剧变化、营商环境的持续恶化,加之印度对外政策的朝令夕改,对外企和资本来说,印度市场,正在逐渐丧失吸引力。而印度自身的产业链还未成型,所以,想要“印度制造”崛起还有诸多不确定性。

  正如vivo公司发言人所说,这些逮捕行动表明“骚扰行为仍在继续,这给整个行业带来不确定性”。